当前位置: 主页 > 他山之石 >

寒冬中的旅游业 内容为王

时间:2016-09-27 15:13来源:在线旅讯 作者:Markus 点击:

原标题——淘在路上破产:寒冬中的旅游业?内容为王

“如今,在旅游行业重塑一个全新UGC的机会已经过去了”。蚂蜂窝旅游研究中心的冯饶对我说。
  淘在路上的破产,让包括蚂蜂窝在内的许多公司都心生感慨。
  而已到了不惑之年的蝉游记创始人郭子威,近来也在为自己的创业项目在VC间奔走。看着竞品落到如此田地,郭子威的文章颇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淘在路上宣布倒闭,意味着从2011年到2016年,5年内新成立的toC端的旅行创业团队全军覆没,几百个团队,几亿美金投资,全部化为乌有。”在路上、面包旅行、蝉游记这三家昔日在移动互联网高增长的土壤中孕育出的移动端游记创业公司,都曾被寄予厚望。但在探索商业化转型的过程中,纷纷折戟。
  旅游市场的创业环境在寒流冲击下,愈加萎靡。除了穷游、蚂蜂窝,很多人都在怀疑,移动时代旅行市场的前景。但巨头们却开始重新审视内容社区的价值。
  “我们要做的是用内容抢占用户的时间”,阿里旅行新媒体总监刘春林兴奋的向我介绍着他们做的社区与旅行头条。
  在已经尸横遍野的旅游圈,内容社区又被重新捡起,旅游市场会不会借此有了绝地反击的可能?
  一
  “如果我还没有离场,我还想再打一场,重点不是如何反省个性缺点,而是如何找到并凿开市场暗流。”
  虽然在微博上,纯银依旧嬉笑怒骂,最近却多了些感慨。
  想当初,在路上、面包旅行、蝉游记,作为移动攻略社区的代表,在移动互联网高增长的红利期,倍受追捧。
  造化弄人,随着资本寒冬的蔓延,没有哪家公司能驾着七彩祥云成为颠覆携程的盖世英雄,人们等到的只有一个个被资本抛弃或是自我抛弃的故事。
  蝉游记是三家中最先倒下的那一个。
  “虽然它还在维护,也将一直维护下去,但已经1年没投钱进去推广了,日活自然下滑,自然衰竭是迟早的事。”而这个结果,纯银在2014年底就知道了。
  巧的是,与淘在路上一样,蝉游记的败亡也是源于融资失败。“一次融资失败,四年全盘皆输”。
  “2013年,我的A轮融资完败,之后只能算是苟活下来”。在纯银看来,2013年那次的融资失败,打乱了蝉游记的节奏,连续错过3个绝好的时间窗口。
  做产品出身的纯银与当时创投界的主流观点,格格不入。
  拿到天使轮后,在初期组队只有6个人,蝉游记是一个典型的产品基因压倒运营基因的创业团队。
  而当时的VC却更看重强运营团队,“强运营可以快速补产品,强产品很难快速补运营”是很多投资人的观点,“运营才能建立壁垒,拿到融资以后请几个好一点的产品经理,产品很容易拉起来。”
  因为运营不够强,在2013年谈A轮的时候,由于蝉游记单iOS端的日活1万出头,数据在几家竞品里边是最少的,鲜有VC愿意出手。
  “VC的逻辑可能也很简单:’一眼看过去都是游记,那就投数据最好看的。” 纯银自己的复盘,言语中有着不少无奈。
  “融资失败的第二个原因,是我讲的故事不吸引人。”
  纯银为VC准备的故事是“游记数据自动结构化→结构化旅行攻略→分发旅行商品」,而竞品的故事是「游记→社区→商品&旅行社”。
  “我完全能理解2013年VC不投蝉小队,当时是移动互联网高增长的红利期,新用户见识少,就算产品品质不好,使出各种运营手段也能大量获取用户,所以的确是运营比产品更重要,社区故事也比攻略故事更动听。”
  2013年的社区概念特别火,但纯银却坚持认为低频无社区,打死不走社区路;VC在看到数据增长之前对攻略的概念却不感冒。
  而让纯银最尴尬的是,在许多VC眼里,他只是个产品经理,却一直不看好他做创始人。
  “当时谈了35家VC,只有携程一家在年底愿意投我们,但要求控股。”
  这次,纯银没有拗过大腿,与携程签了城下之盟。携程1200万的A轮投资,并没有为蝉游记带来蜕变,反而如鸡肋一般,陷入了自生自灭的境地。

(责任编辑:老燕子)